ACM装逼录

Posted on 05 三月 2010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看别人的退役贴,也一直觉得这是在只有Accepted or No的ACM/ICPC界里最具人情味的一道风景线。我总是习惯把一个退役贴看上好几遍,在字里行间感受大牛们的欢笑与泪水,收获或失意,同时被这朴素但真挚的文字所感动着,心里偶尔会想着自己的退役贴会是怎么一个样、能不能像高考作文那样写够800字而不被扣分——对我来说这是个问题。然而从World Finals回来后,我想我应该是凑足这800字了,也想写点什么给这500天——或者说是这5小时的游戏作为留念吧。

初识
  有点忘自己具体是怎么认识这竞赛的,据某人的回忆是“网赛组队缺个人,把正在堕落的Qinz拉进来”,先不管“堕落”这个词用得对不对,那段时间(大二刚开学)确实是没事情干到快把我逼疯了,而且听说这个比赛可以出去其它地方旅游,貌似比数模什么的要高档,很爽的样子,就答应了汪淼(headacher)和沈鸿飞(shf),跟他们组一队。
  如果说高中没玩过OI到大学才开始玩ACM叫半路出家,那我可以算是四分之一路出家了——连暑假集训都没参加的我,就这样去参加网络赛,那时候的基础可以说是零,连输入输出都不大会。不过很高兴的是,在每天晚上我们三个从实验室回宿舍那漫长的路上,汪淼和沈鸿飞两个会跟我讲一些bfs、dfs、树啊、图啊,我听得一头雾水,但似乎跟心里一些幼稚的想法有点相似,这些算是对我的算法启蒙教育,很感谢他们两个~那段时间我也自己看了暑假集训的一些讲义,刷一些水题,想缩小跟他们的差距,不想再这样拖后腿。在不久后的水题校赛居然也做出一个题来,拿了个安慰奖性质的三等奖,现在看来是相当地挫,却也让我意识到了我在这行拿奖的可行性。
  那段时间同时进行的还有四场网络赛(合肥网络赛不让我们参加- -),毫无疑问,我们这菜鸟队被血洗了,四场比赛居然还做不到四个题,这说出去确实很丢人。其中在成都网络赛我写了个很囧很强大的代码,这又推又写又调试花了我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在草稿纸上画得密密麻麻的,最后才知道是因为不同编译器64位输入输出问题而wa的,无限挫折。现在已经没有胆量在比赛时写这么骇人听闻的代码了,但自己有时候也感慨,也许就是这种执着让我走到今天吧。

2008 杭州赛区
  网络赛过后自然是振奋人心的区域赛,旅游的季节到来了,我们队获得了去杭州旅游的机会~当时不知道这区域赛会是多少大牛的伤心、充满悔恨的地方,只有少数的实力派+幸运者能拿到世界总决赛的入场劵,从官方的角度来说我们队出来最大的目的也就是旅游、见见世面、感受现场赛罢了,因此也没多大压力。不过我看前60%的队伍至少是铜奖,认为铜奖应该还是挺好拿的,就给自己下了个目标,铜奖。
  忘了介绍下我们队,maybe,由我和汪淼还有08级的赵岩峰(wudired)。成员及队名的由来可以去看汪淼提前两个月写好的退役贴(仰慕提前写退役贴的),当然里面关于队名由来的介绍不可全信,没改队名的最主要原因是汪淼特别想改队名,为了防止队名变成“Oooops”、“VReady”之类的囧队名,只好提议说别改队名,保持原样保持教练对我们的良好寄望。另外当时保留这队名是因为,我希望我们队能成为一匹黑马,maybe。
  杭州区域赛那天,汪淼和赵岩峰在封榜前终于把一道贪心题做出来,至于全场都会的暴力枚举同构的A题,我们因为不知道什么是同构在那里郁闷了很久= =,我写的是最后一道题可删点的并查集,把删点变成加点的思路我想到了,但杯具的是,我写的并查集没有压缩路径(确切地说是我误解了压缩路径)…不记得那天交了多少次改了多少写法,无尽的TLE&WA弄得我心烦,我的比赛风格WARush在此可见一斑。
  比赛结束后才发现自己饿了,想吃东西发现被他们两个吃得差不多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草草离场。
  后来一年里认识了不少其它学校的ACMer,在交流中越来越觉得我们这种一无所知的队还能去参加区域赛真不可思议。09年各个赛区突然流行起“旅游队”来,但事实上08年我们已经在“旅游队”上做出了很大的尝试,我们才是真正的 “旅游队”~另外也感谢教练信任我们给我们这机会,我不敢说在这个赛区学到了什么知识,但就在这赛区我看到了差距、奋斗的目标及潜在的荣誉,追逐跟超越是件有意思的事,所以我决定留下来试试。

蛰伏
  杭州赛区回来后,西安这个地方为了体现西部经济的落后居然连个让人练练手的省赛都没有,因此接下来的半年多可以说是没什么事了。我深信我自己不是什么天才,不是什么智商超常的人,但很幸运我没有成绩、奖学金的羁绊,可以自由随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在学期剩下的时间和那个寒假,靠着解题报告我跌跌撞撞地把USACO给通关了。这个时期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写一个搜索题写到凌晨还是超时,无奈跑去睡觉翻来覆去地想到一个剪枝,马上跑下床开电脑继续写,结果还是超时,索性继续乱搞下去,终于在第二天早上解决。
  寒假后是很多网上的比赛,比如各大OJ月赛、百度之星、腾讯TIC、topcoder什么的,我一下子就变成一个比赛狂,只要有比赛就会尽可能地参加——有队友就组队,没队友就单挑。一开始只是想通过比赛来提高我敲代码的速度、增强思维敏捷性及适应比赛气氛,可惜我这人天生就打字慢,反应迟钝,比较讽刺是,我居然还是个急性子,一紧张就容易混乱,喜欢不停提交来靠RP过题,导致我总是吃一大堆的罚时,给同样题数的垫底,到现在仍然是没多大改观。后来慢慢地发现通过比赛我还是学到了很多自己闻所未闻的东西,越来越感慨自己的无知,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算法导论》那么厚一本书只能叫导论的原因。
  在这个漫长的时期里,除了知识、结识ACMer和比赛排名微微的上升,我一无所获。没有荣誉没有奖金,没有人为你鼓掌加油,甚至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这可能是ACM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但我却在其中流连忘返。

2009网络预选赛
  这5场网络赛最恼火的莫过于合肥网络赛,差点连现场赛的名额都保不住,谈何旅游?!所幸接下来几场网络赛表现都比较中规中矩,处于可接受范围,对现场赛又重新憧憬起来。不过在现场赛区的选择时放弃了最容易出线的哈尔滨赛区,还有后来对网络赛的不太自信,胡乱挑了两个在当时看似不利的赛区。没想到的是歪打误撞地选到了合肥这个水赛区,莫非上天眷顾乱来的人?

2009 合肥赛区
  关于合肥赛区的细节都写在我blog上,这里不再累赘。补充一些我想说的话:
  1.这个赛区确实很水
  2.我写的三个题都一次AC,真飘逸
  3.赵岩峰写的题也一次AC,飘逸到不行
  4.那天汪淼和赵岩峰一定至少有一个人拜春哥了

2009 上海赛区
  这是我第三次ACM现场赛,也是我最后一次ACM现场赛。
  在合肥赛区高不成低不就的成绩——在排名上是突破,但又不是那种看起来肯定能进世界总决赛的排名,使得在上海赛区只有两种可能:超越合肥的排名,要不就是荣誉奖。但在上海这个群雄争霸的赛区拿靠前的排名确实不易,心里没底。经历的这几场区域赛,这算是我目标期望最高的一场,第一次感到这么大的压力,但似乎……
  老实说其实赛后我有写过上海赛区的总结的,只不过没有发出来的兴趣,最后还是给删了。比赛结束时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有点虚脱的感觉也许只有我自己能懂了。
  客观来说,这比赛我们队的正常实力应该是三道,虽然过后我把这套题过了一半,觉得难度并不象大家说的那么难。但在我理解中比赛发挥也算实力的一种,毕竟ACM又不真的只考你的算法和代码,赛场上那5小时所有发生的事都可能影响比赛的走势。记得去年在杭州赛区比赛时我们附近有个队因为意见不同吵起来了,差点大打出手,很显然这也属于一个队的实力范畴——还好我队友对我比较信任,比较和谐,不然发挥得更挫。

出线,喜?哀?
  ……
  很感谢赵岩峰对我停课训练的理解和支持,虽然后来情况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而准备期间也真觉得自己身心疲惫了,真累了。

2010世界总决赛
  这是我第四次ACM现场赛,也是我最后一次ACM现场赛。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盛会。以前老觉得09年打完两场或者一场区域赛,出去逛逛,然后不管什么成绩就退役,貌似也没什么遗憾,因为本身就没什么多大希望存在。然而这次总决赛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受,简单地说,区域赛是我们像孙子一样请求给名额去参加,总决赛我们是嘉宾被邀请来参加,这种待遇落差让我感慨自己是多么幸运能来世界总决赛玩上一回——虽然是在哈尔滨。另外一个很大的收获是仰慕到不少平时在网上交流、来自国内各所高校的大牛们,并跟ACM_DIY神群群聚了一下。
  正式比赛时,我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来自气球的压力,在场的一百多支队伍都是来自全球各地的精英,能跟他们同场竞技是一种荣幸,但也是一种巨大的挑战。这使我感到相当的慌乱,汪淼在期间又把水杯给碰倒搞得桌子一片狼藉更加深了我这种紧张感,前四个小时可以说是在梦游,搞错算法浪费时间不说,两道已经明确算法、在平时是一个多小时搞定的题目居然花了我三个多小时去完成,还乱交加了不少罚时。所幸最后还都是过了,我松了一口气,虽然当时情况很是严峻我们都感到沮丧,但心态也却正常了不少,也许是心里已经默认接受了这失败。
  封榜后的那一小时是让我们感到惊喜的一小时,赵岩峰和我各自写的题都很快顺利通过,我们队一下子从两题跃升为四题,高兴了一会,继续开下一个题。时间已经不到半小时了,而又跟风选择了一道细节很是麻烦的题(此时没发现那道我比较擅长的搜索题确实有点遗憾),很快写完并过了样例,但奇迹终究没有出现。
  比赛结束后很囧地发现我们是并列36名(虽然罚时是相当可观- -),国内不少牛队都在在那细节题卡住了,深表遗憾和同情。有人会以为这相对于07年我们学校在东京的世界总决赛的44名是超越,但说实话其实是同个档次,我看不出有什么进步,但能够在前期不利的情况下拿到排名,而且作为我的最后一场ACM比赛,能有比较正常的成绩,还是让我颇感欣慰的。

队友
  我们如愿成为了黑马,但可惜没有黑到最后。
  很多时候你们会做一些在我看来很莫名其妙的事,很多时候我会因为一些大事小事对你们发火,但更多时候我们会在从实验室去综合楼吃饭的路上闲扯、在我们的群里面说各种各样的话题。尽管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俩不是合格的队友——可能我要求太高了,但在生活中绝对是很赞的朋友。人各有所志,我想我们以后应该没有机会再合作了,祝福你们未来的路一切顺利~

关于ACM/ICPC
  一开始我只是抱着解闷的态度去接触的,没想到一解就解了一年半。大二的时候掰手指算自己最多能参加5场区域赛,只能去5个地方玩,懊恼自己怎么大二才知道这竞赛的,要是早知道就能多学些东西多去几个地方玩了。那时特羡慕陈教主他们参加了那么多场,能南征北战的,完全不顾他们对于此心里有多郁闷(-_-)。
  说不清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萌生退意的,想玩完09年两场或一场区域赛不管什么成绩就退役玩其它的去,管它金银铜铁的。之所以想要退了,一是觉得大学就只玩一门竞赛未免也太单调了,我还有很多事没去做;再者是不管任何一个竞赛,最终都难免沦落为智力或切题数的对决,我不是智力超常或特别勤奋的人,两者都斗不过别人,实在混不下去了,或者继续下去可能会有进步,但拿这么多时间去换一点进步似乎不值得。
  最后,如果非说这样退役了会有遗憾的话,一想楼教主两次世界总决赛屈居亚军,谁会觉得自己真的有遗憾呢?

校队
  老实说我以前一直觉得我们校队很挫,特别是我进去的那年和前一年,相当低迷。不过也很幸运是这么低迷,那时在07级招到的人特别少,于是有点饥不择食,我这种零基础的也因此才能混进去,莫名其妙成为校队的一员,更莫名其妙地还出去打了一场区域赛,足以证明这体制有严重的漏洞,让我这蛀虫得以生存。
  后来在学一些算法或弄一些题目时,常常会出现超乎我们知识、理解范围的东西,只好跑去校队的群里问(那时连能在一起的实验室被撤了,可见多低迷),这时陈教主总会在吹水之余很牛逼地帮我们解答,然后继续吹水,而我们就在这吹水间学会了一些我们听都没听说过的知识——当然包括快乐地吹水。事实上陈教主是那时对这方面掌握最全面的校队成员了,也是少有几个能请教算法知识的人,在我看来,这竞赛很大部分是个人的努力,但偶尔有人指点下确实能少迷茫许多。在跟他的交流中不泛闪光点——虽然更多是无意义的话(……),却也是我前期进步的一个关键。
  另一个交流比较多的人就是沈鸿飞,说真的在这里很难找一个对ACM这么有激情、愿意陪我一起组队做比赛的,后来他也堕落了许多,或许是他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队友吧。这事说起来很可笑,就凭入队不久一场简单的比赛来永久地“决定”一个队的成员,而他也一直没有冲动去打破这3+1中1的尴尬,最后成为校队07级最郁闷的人。而我也一直默认着这局面,始终觉得亏欠他很多。
  前文提到以前觉得校队很挫,但后来我对其它学校了解多了,发现居然有比我们学校还郁闷的,就把“很挫”修正为“一般挫”,并鄙视自己一直以来的无知。另外就是因为校队的人比较少,倒也没有什么为了参加区域赛勾心斗角之类的,这点我很是喜欢。不过校队确实也需要多招些人进来,不然队员的生活实在是安逸了点,希望接下来会有些变化,我还想看着学弟(也许也许会有学妹)们漂亮地出线~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回想起一年前有wf 梦的我,想重温一次那段没文化有梦想却也快乐的生活——可能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吧,maybe。


6 responses to ACM装逼录

  • code6 说道:

    前排YM!

  • romax 说道:

    飘过,仰慕!

  • 小媛 说道:

    哇~~

  • Dogsaur 说道:

    对前辈表示膜拜,也看到了很多。
    刚从ACM零基础的讲座回来,看到这篇博客,我现在大一,都来得及,希望最后离开的时候,不会后悔。

  • Leave a Response

    Recent Posts

    Tag Cloud

    ACM Contest Debian DP fucking cet-4 GCJ gdb Hash Linux PKU SAP TCO USACO vim 二分 数论 月赛 有道难题 校赛 测试 百度之星 高精度

    Meta

    Qinz' is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and the SubtleFlux theme.

    Copyright © Qinz'